1990年《中华时报》对我的个展报导,在没有决定开始画油画之前,也画过很多国画,那时被称作“青年国画家”。